少年灿的奇幻之旅

2016-05-06 吴灿

1

2016年4月30日晚上,我偶然得到内线情报,有一帮美女同学要去南岳衡山拜佛爬山看日出。

作为IT男,我为自己假期又无人可约,只能宅在公司与电脑为伴孤苦度日,难过了那么一会。几分钟后,“阿Q机制”启动,瞬间转悲为喜——因为我等劳模假期仍然奋斗在工作岗位上,改变世界的进程因此又快了那么一点。我深深被自己的伟大所折服,于是继续埋头码代码。

深夜12点,能量耗尽,回家躺在床上。临睡前一秒,突然大脑开窍,忘了“改变世界”的使命,决定来一场蓄谋的邂逅。于是耗尽的能量又瞬间爆棚,翻身起床,订了最早一趟(7点)长沙至衡山的高铁票,查了旅游攻略,收拾好装备,还跑下楼理了个头发。此时已经1点多了,怕明天起不来,找了三部手机,定了N个闹钟,分别藏在了床头、床尾、床底。一向倒头就能睡着的我,也为自己的突然开窍激动得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。


 

2

第二天,直到床底最后的一次闹钟响起,我才艰难的爬起来。此时已经将近6点。用滴滴叫了个快车在楼下等我,然后匆忙地洗漱穿衣服,一路上催促师傅开快一点。下车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去取票,还厚着脸皮插了个队,总算赶在最后时间上了车。

我上车后已经是满头大汗。跟我同坐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高冷女神,我坐靠窗的位置。向她借过的时候,她怕我的汗水滴她身上,对我一脸的嫌弃。我心情不错,心生善意,反正很快就到了,干脆转身在车门口站了半个小时。

下了高铁,再坐大概半个小时的大巴就到了南岳衡山山脚下,此时已经8点多了。我激动地给内线女同学打电话。她用还没睡醒的声音表示了惊讶之后,告诉我她们还在衡阳没起床,今天怎么安排还没商量好。

3

景区人挺多,售票厅排着长队。我的目的很明确,是来护花的,所以无心看风景,在山脚四处晃悠。耐心等待着小伙伴们的行程安排。

人流都在熙熙攘攘地往祝融峰上面赶,我见中华万寿大鼎这边没什么人,所以买了票随意逛了一下。大鼎的边上有一片全部挂着“身份证”的小树林,听闻都是些大人物种下的,我对此毫无兴趣。于是在旁边寺院的后面,找了一条长凳子躺下,听着佛乐,眯了个把小时的眼。

直到中午快12点,我得到确切回复,她们改变行程,不来衡山了。

……


护花计划落空了。如果在以往,我估计会心灰意冷打道回府。但现在随着年岁的增长,心态倒是好了不少。曾国藩有句广为流传的名言:“未来不迎,当时不杂,既过不恋”,我还远达不到这境界。但肚子饿了,饭还是要吃的。我在附件找了一个农家饭店。一边跟老板娘聊天,一边吃饭。她告诉我,家里的地面潮湿,下午肯定会有暴雨。我对她的经验之谈深信不疑,因为天气预报也这么说。

同伴们抛下了我,还冒着暴雨的可能,要不要继续爬山呢?我像哈姆雷特似地纠结着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?

直到茶足饭饱后,我才决定管TM下不下暴雨,既来之则爬之。


 

4

我拿出景点地图,标出了传闻中的“南岳四绝”,祝融峰、藏经殿、方广寺、水帘洞。其中水帘洞因为离得稍远,又要单独收费,被我排除在外。另外,我对磨镜台也挺感兴趣,因为这里据说有蒋宋官邸。

由于我想看的景点都在下山的路线上,所以我一直埋头赶路,结果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半山亭。除了热得大汗淋漓之外,倒是毫不费劲。我估摸着最多再用两个小时就能登顶。

但在半山亭我看到有索道可以坐,勾起了儿时的记忆。当时我跟家人来过这,我对索道这个新鲜的玩意兴致满满,但因为母亲恐高,没有坐成,因此抱憾了十多年。为了圆这个心愿,我放弃徒步,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体验了一把。但由于位置不好,跟坐电梯似的挤在了人堆里,透过人头对外面的景观看得并不是很清楚。

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南天门。山上的景观完全是另一副模样,云雾缭绕、山风呼啸、举目千里,我那一点失落的情绪很快被吹得烟消云散。顿时心情大好。当即决定,今晚就租顶帐篷睡山上了。冷的话半夜起来做一百个俯卧撑;下雨的话就跑寺院去借宿;明早没日出就看云海……

从南天门再往上一小段距离就登顶了祝融峰。一大堆见了石头就拍照的家伙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那块刻着“南岳衡山”的石头合影留恋。我对此没兴趣,但却挤在一群虔诚的信徒中去圣殿里拜了拜佛。我这个对什么宗教都好奇,但又都不虔诚的家伙,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求佛祖的。只是因为当年奶奶也曾带我们来这里虔诚地拜过,她是一个初一十五都要敬神的虔诚的信徒,南岳衡山在她的心目中就像西藏在我们的心目中一样,是一个朝圣的地方。他们那一代人,当年有不少人千里迢迢三叩九拜地一路到这里来朝拜过。而如今,她已离我而去,此时此地,我非常想念她。

5

拜完神出来后,我也无法免俗地想找人帮忙拍个照,好证明曾到此一游。凑巧的是,因为我的一口潮汕腔普通话,还因此跟两个广东韶关的女同学攀了个老乡。因为互相有种莫名的亲切感,聊得挺投缘,还互加了微信。

她们晚上住山下。分别后,我在离望日台不远的地方花50块钱租了个帐篷,老板帮我搭在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。我很激动,因为我这个自称热爱户外的伪驴友,终于有了第一次露营。

没过多久,又有四个小女生,来我这边搭帐篷,她们是从山下租的也没搭过,我笨手笨脚地花了挺长时间才帮着她们搭好。

山上黑得早,我不到八点就准备睡觉,明天好早点起来看日出。睡觉之前,我查了下返程的车票,竟然已经所剩无几了。我在仅剩的几趟车里,选择了中午1 点的无座火车票。

帐篷外,寒风呼啸、石走沙飞、鬼哭狼嚎……但这一点也没影响我睡觉。第一次被吵醒,已经是将近两点。有的人不像我这么神经大条,他们一夜没睡,实在撑不住了,半夜起来收帐篷撤退。我看外面还是漆黑一片,又眯了两个小时眼,直到4点钟,闹钟响起的时候,我才起床。

变成夜猫子后,早起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这估计是我近几年起得最早的一次。而且今天并没有往常那般挣扎,起来后还感觉倍儿精神。

我昨晚认识的那几个小伙伴也正好起来了,我们一起赶到望日台。望日台搭满了帐篷,五颜六色的帐篷在微微光亮的清晨,非常地耀眼美丽。台阶上也已经坐满了人,有的人在谈天说地,洋溢着兴奋劲;有的人披着租来的军大衣,冻得瑟瑟发抖;有的人睡眼朦胧,一脸疲惫。

我跟那几个新认识的小伙伴聊着天、拍着照,时间很快从四点走到了六点。天空也完全放亮了,不过太阳还像个贪睡的孩子,躲在云层的被子里不肯探出头来。好几次看到太阳伸了个懒腰,露出点光芒,但很快又被飘来的云朵遮住。后来干脆一阵妖风刮过,山雾笼罩了整个天空。

由于返程的时间已经确定,我还有其他景点要去看,所以没再等日出。

 


 

6

跟小伙伴们告别后,我又独自赶往藏经殿。中途还路过了民俗文化城,跑进去走了一遭鬼门关、奈何桥。

出来后我继续往前走。由于藏经殿比较偏,不在主道上,好像没有旅游大巴前往那边。我一路过去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人、一辆车。我一个人走在干净平整宽阔的柏油路上,路两旁云腾雾绕、山色空蒙、嘉树奇花,美不胜收。把我激动地想放声高唱,但一时想不起有什么适景的歌,结果唱了一首《走进新时代》,表达了一下“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”……


一路走到底,就到了藏经殿。据说南岳开山祖师慧思和尚,当年离众独居就在这个清幽僻静之地潜心钻研佛学。藏经殿很古朴,旁边的空地上盛开着一片黄灿灿的野花,非常耀眼。我还是没看到其他游客,只有一慈眉善目的大师在门口悠闲地散步。

我在大殿逛了一圈后出来问大师,除了原路返回是否还有其他下山的道路。大师指着大殿边上的一条小石板路,耐心的告诉我,沿着这条路下去会经过天柱峰,这里有个岔路口,记得走左边,再一路下去之后就到了磨镜台。看我步履轻松的样子,一个小时足矣。

我认真听着大师的指路,恍惚之间想起来小时候,奶奶经常跟我讲神话故事。许多故事里都有这样一个情节,一凡人向神仙问路,神仙有意度他,给他指了一条路,并且叮嘱他在前面的岔路口,一定记得要走左边。结果凡人往往都会忘了,选择了右边。而左边通向天堂,右边下往地狱……

告别大师后,我继续踏向征程。石板路上竟然还布满青苔,显然少有行人走过,我拿出手机,百度地图上并没有这条路。想着奶奶讲的神话故事,我越想越激动,把我的冒险欲调得老高。

石板路上布满青苔,满满的年代感,路两旁的树遮天蔽日,一片绿油油之中,不时参杂着映山红,花开得娇艳夺目。每走一小段距离,就能看到有山涧潺潺流过,还能不时听到山间哗哗的瀑布声。风声水声伴着不曾间断的各种鸟叫声,宛如一曲大自然的绝美演奏。山间的雾还没散尽,朦脓之间,景色美得让人感觉不真实。神话故事里,这种情形下常会出现猛虎蟒蛇挡道。我在背包里翻出随时携带的瑞士军刀,在路旁锯了一根竹子,既能当登山杖,又能开山劈岭、斩妖除魔。

顺利到达天柱峰的岔路口,我听大师的叮嘱走了左边。依然是石板路,不过景致却大不相同,上面是秀丽,这一段却很是粗犷。路两旁,挺拔的古木刺破苍穹,有种原始森林的感觉。快到磨镜台,才终于遇到了几个背着登山包,撑着登山杖,拿着单反上山的游客。他们满头大汗的问我还要多久到祝融峰,有没有看到映山红?我兴奋地给他们推荐了我刚走过的小路,告诉他们一路有映山红盛开,美得让人落泪。并且激励他们加把劲就到了,不算太远。

7

再一路下来,很快就到了磨镜台。我之所以对这里感兴趣,是因为据说这里有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官邸。奇怪的是,这里竟然也没有多少游客。帮人拍照的一个大叔,看我来参观,竟然非常兴奋地跑来给我讲解,谈长沙会战,谈委员长的英雄事迹。我被他的热情感染,竟然忘了时间,听他谈了快半个小时。还被他拉去当了一回国军,他说跟我聊得投缘,帮我拍了好几个镜头,只收了我20块钱。


 

8

出来后,我突然发现已经11点多了。方广寺肯定是来不及去了。即使走路直奔山下,估计时间也够呛。所以只好搭了旅游大巴下山。又用滴滴叫了快车,路上跟司机聊天,发现他也是一资深驴友,背包跑过西藏新疆的那种。他告诉我,他们一帮人常会来南岳衡山这边重装拉练,有一条小路上山可以不用门票。我加了他的微信,问了他那条路的大致方位,当然这条路也是百度地图上没有的。

到衡山火车站的时候,已经快12点半。又排了挺长的队才取到票。巧合的是,在这里,我又遇到了昨晚认识的那几个小伙伴,而且是同一趟车。她们是常德大二的学生,到长沙转车。

我常常被佛学中的智慧所折服,但我还达不到也还不想达到那样的境界。我更喜欢看见人们生气勃勃地创办事业,如痴如醉地堕入情网,痛快淋漓地享受生命。只有跟这样热情洋溢的人待在一起,我才感觉自己正是此间少年。


 

9

到长沙后,下起了大暴雨。我跟这群小伙伴在火车站一起吃了个饭。然后正式结束了我的南岳衡山奇幻之旅。

 

 

吴灿

2016.5.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