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探信仰

2015-12-25 吴灿

前段时间,在朋友的邀请下,我参加了几次基督的礼拜。

在此之前,我对基督仅有的印象是,欧美电影中基督式的婚礼和葬礼,让人觉得高雅平和。另外,我有幸听一个近年对我影响深远的前辈和一些佛学大师讲过禅,也粗浅地读过几本佛经,我深深被这个颇具东方智慧的宗教所折服。因此我也早有兴趣对基督一探究竟,看看这个起源西方的宗教相比东方的佛教有着怎样的区别?


跟在电影中看到的不同,这次礼拜,没有教堂、没有十字架、没有穿着黑色或白色长袍的牧师。礼拜的地方在一间教会成员合租的商住楼里,参与的人有二三十来个,以大学生居多,其中女生多于男生。礼拜的程序主要有唱赞歌、读《圣经》、做祷告、牧师讲道、交流分享等几部分。

我后来才了解到,基督教其实是一个总称,指一切相信耶稣的信仰,包括了天主教、东正教、新教等分支。在国内,我们平常所说的基督教一般指的是新教。由于政治的原因,新教在我国有着教堂的,被称为“三自教会”,是受政府监管、被政府承认的;而像这类没有教堂的,一般称为“家庭教会”或者“地教会”,不被政府承认,但这种形式在我国早已非常普遍,政府也睁只眼闭只眼算是默许了。另外,由于对《圣经》不同的解读,各个大的分支下又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小分支。但他们的共同之处是,都奉《圣经》即新约旧约为经典;都相信耶和华是唯一真神、耶稣基督是救世主;都相信原罪,相信基督的死为世人赎了罪。

我没有更深入地去了解,朋友送我的《圣经》也还没来得及翻阅,因此以下谈的仅仅是我几次参加礼拜后的一点感想。

说实话,跟我的预期很不一样,我没有听到一点类似佛教中的大智慧,也没有听到一点哲学式的形而上,更没有一点能让我这理科生信服的逻辑论证。但人毕竟是个感性的动物,我始终相信,情感往往比逻辑更能够打动人。我第一次去参加的时候,有一个欢迎新人的环节,当一帮青春可爱的面孔,伸出双手,深情地对你唱着“……我为你欢喜,我深深地爱你,我要爱你直到永远……”的时候,我早已把理科生的逻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信不信基督另说,但我真的挺喜欢这群可爱的伙伴。

我们这个文明古国的文化相对是偏冷漠的,自古流传的是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”,即使所谓“普度众生”的佛教,也讲究一个“随缘救度”,度不度你还要看你有没有缘分。因此当首次接触这种西方热心肠的文化,当一帮与你无亲无故的陌生人,不论尊长贵贱与你弟兄姊妹相称,无条件地为你传“福音”,真诚地想把你从魔鬼撒旦手中拯救出来,这无法不让人动容。当然,热心肠也要有个度,如果像美国这样真把自己当救世主,什么事情都想插一脚,也挺讨人厌的。

几次礼拜下来,我感觉有点“成功学”的味道。我不是一个反感成功学的人,我曾做过一段时间的销售,看过《羊皮卷》《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》《销售圣经》《卡耐基系列》等励志书,也听过安东尼·罗宾、陈安之和一些国学大师的讲座,至少在那段时间,成功学也曾让我受益匪浅。我至今仍然认为,在自信心不足的时候,在消极低落的时候,成功学似的自我催眠,不失为一剂良药。当然我听到的基督相比那种打鸡血似的疯狂成功学要淡很多,或许说有点“心灵鸡汤”的味道更加准确。我想或许成功学正是借鉴脱胎于基督吧。基督的“福音”,成功学的“正能量”,国学大师的“正见”,在我看来都如出一辙。

基督有着心灵慰藉、精神寄托的作用,又比成功学和心灵鸡汤有深度,比超脱的佛教要积极,我想这也正是更吸引年轻人的地方,是基督的价值所在。唯一让我感觉不好的地方是,他们不容置疑地认为其他宗教都是魔鬼撒旦,让人感觉多了一点偏激,少了一点包容。


“独立之人格,自由之思想”——这是我所受的教育。我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,无法不加思索地全盘接受一个观点,也不会因为对某一点的不认同而全盘否定它。我喜欢佛教超脱的智慧,但我不接受其中的牛鬼蛇神;我也对以拯救世人为己任的基督充满了好奇,但对耶稣撒旦并不感冒。我喜欢剥离宗教的神秘,把它当成一种文化来看待,如同企业文化、儒家文化、好莱坞大片弘扬的美国精神等。文化靠什么来吸引别人跟你一起玩?企业用胡萝卜加大棒,儒家用舆论道德,美国用光荣与梦想,而宗教用天堂与地狱。

我相信科学,但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。我爱天文、爱科幻、爱哲学……我对“造物主”充满了好奇,只是貌似我想找寻的“造物主”并不存在于宗教之中。相信科学,却又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这在我看来并不矛盾。科学的本质是一种方法论,也是一种严谨求实的态度。并不是专家说的就是绝对真理。所有的科学结论都是必须经受反复置疑的,不排除有被推翻的可能性。《圣经》里说,我们至今掌握的不过是“世间的小学”,谁说不是呢?!只是没办法,我们只能依据今天的认知水平来做判断。不过还好,我们对未知依然充满兴趣,并在不断探索。我也同样如此,说不定哪天就会推翻自己今日的观点,变成一个虔诚的基督或佛教的信徒。


如果今天要问我的信仰是什么?我只能肤浅地用张信哲唱的那首歌来回答——“爱是一种信仰”。爱是我的信仰,是我精神的支柱,是我动力的源泉。


吴灿
写于2015.12.25 圣诞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