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我的真实身份

2015-06-07 吴灿

我有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——做网站的。当年营销力度过猛,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曾被我洗脑过。如今虽然我已经不做网站很多年了,但还是会有人提起我时下意识的想到“那个做网站的”。这让我既高兴又苦恼。

其实我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——投资人。具体点来说是域名投资人,在行业内我们被称为“米农”。跟房地产投资、贵金属投资一样,都是将稀缺资源据为己有,然后将价格抬高后再转手出去以赚取差价。如果你不知道“域名”为何物,我可以举个例子,你在“百度一下”时输入的网址“www.baidu.com”,其中“baidu.com”就是所谓的域名。域名跟手机号码、QQ号码一样,理论上是无限多的,但简短、易记的优质域名却是稀缺的,就像有人会花重金买手机号码一样,优质域名也因为稀缺性有了投资的价值。

你或许会觉得投资房地产、贵金属要比投资域名,逼格上高出好多个等级。那是你被表象迷惑了,其实这些自嘲为“IT民工”、“程序猿”、“米农”的IT从业者都是些闷声赚大钱的家伙。事实上这可不像其他领域,不是大妈也能参与的游戏。当然从对资本的要求来说,域名投资比其他领域的准入门槛要低得多,几十块钱就能参与其中。但回报率可不小,几十块的投入就有可能带来几百万的回报。因此这其实是一个最适合屌丝的投资领域。58同城CEO姚劲波以及被称为我国“互联网之父”的蔡文胜都是通过域名投资起家,实现屌丝逆袭的经典案例。

不过所有领域都会在经历黄金期后慢慢衰退。就像房地产,早年的投资者都赚得盆满钵溢,而如今这样的机遇却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我进入域名投资领域的时候也早已过来黄金期,金矿都已经被人开采完了,只剩下一点零星的金砂给人慢慢淘。

在正式成为域名投资人之前,我还经历了一番曲折的心理斗争。就像成龙代言霸王一样,我一开始也是拒绝的。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年少时我是一个天真烂漫的理想主义者,是瞧不起浑身铜臭味的商人的。依我当时的价值观来看,马云、刘强东之流不过是一杂货铺老板,与煤老板无异。所以更甭提所谓的域名投资,这在我看来,不管是域名投资,还是房地产投资,与票贩子的行为别无二致——都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。但身为一个“做网站的人”,域名是必需品,所以我注册了几个备用。后来老听到有人因为域名一夜暴富的故事,情不自禁又多注册了几个。再后来开始有人主动找我买域名,赚到第一笔钱后,我也就半推半就地正式加入了米农的行列,成了自己曾经鄙视的对象。也是因为自己内心抵触的原因,所以我对自己这层身份,一直很低调。

那为什么我现在会这么高调的公开这层身份呢?那是因为我想立字为据,正式金盆洗手,告别“米农”的身份。就在前几天,我清仓出售,被人打包买走了所有的域名。我为什么退出“米市”的原因容我卖个关子稍后再交代,先来简单总结下我“多年”域名投资的收获。其实我不过是个散户,没下多少本钱,也没赚多少。卖得最高的一个域名是“ig.hk",我用蹩脚的英文1250美刀卖给了一个老外。另外的收获是投资经验的增长(在我看来,所有投资都是相通的),更重要的是心态的锻炼。炒股的人都知道需要有一颗平常心,也需要大胆果断不纠结。但谁是这样的天才呢?至少我是因为域名投资才慢慢锻炼出来的。知名自媒体人罗振宇说:“成大事者不纠结”,那我是不是已经具备成大事的基本条件了呢?

前段时间,还是在股市行情一片大好的时候,我有个朋友跟我说他辞职在外旅行还能日进斗金的炒股故事,并好心劝我加入股民的行列,说错过了炒房、错过了淘宝,不能再错过股市了。我没做思考就Say了NO。

我为什么不炒股?为什么不再搞域名投资?那是因为有个比这些更让人激动的领域——移动医疗产业。杂货铺老板马云说:“下一个能超过我的人,一定出现在健康产业里”。

告别“做网站的”和“米农”这两个身份,从此我有一个高大上的新身份——一名移动医疗创业者。

 

吴灿
2015.6.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