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与错(下)

2014-04-06 吴灿

三、独立思考的价值
我大概是在初中毕业后陆续接触到了所谓的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。
比如说:我以前觉得“热爱祖国”是一个当代好青年必备的素质。直到有一天,我听到老罗充满正义地发问:“为什么一个人生在哪个国家就要非爱哪个国家?”这 句话竟好似一道闪电般把我劈中,我不禁扪心自问:我为什么要热爱我的祖国?为什么?为什么?我的小学老师在我尚未形成自由之思想时就把这观点强灌给我,以 至于十多年来我一直以为“爱国”是理所当然的。此刻我才知道“国不一定值得爱,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。” 想明白之后,也未必不爱国,只是那时候爱或不爱都是发自内心的自我选择了。
又比如说:科学也是不能迷信的,因为科学也有其局限性,而且还容易受政治和利益的操弄。
……
从这以后,我开始去打破成见,去重新评估一切,重塑自己的价值观。

四、哪些非理性因素影响了我们的判断
同样的一件事情,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判断呢?原因很简单:1、世界足够大,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可以足够多。角度不同,结论相差天上地下。而且,几乎任何结论都可以找到一堆论据来支持。 2、即使从逻辑角度只有一解,只要语言使用能力够强,便可以随心所欲地混淆是非、颠倒黑白。

举两例。
1、某夜,被短信铃声吵醒。一好友发来短信:“我还是决定跟她分手。”那时我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,顺手回了我常说的一句话:“跟随心的方向,我支持 你。”然后又呼呼睡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再次被铃声吵醒,这次的短信是:“他要跟我分手。”我心里默念了一句,这年头分手的还真多。也没看是谁发过来的,于 迷迷糊糊之中,迅速回了一行字:“那个王八蛋,早分早好,他配不上你。”
次日早晨惊醒,想起发来短信的两人是一对。怅然良久。
2、我一朋友在学校时从不玩任何电脑游戏,并且经常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:“不要玩游戏。生命短暂,要做有意义的事情。” 哪知后来他阴错阳差找到了一份设计游戏的工作。这份工作的最高目标正是让更多的人爱上他参与制作的游戏。为此我们经常笑话他,刚开始时他还有些良心不安, 但竟然很快便想通了,并且又开始堂而皇之的教育我们:“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。如果在游戏中,你体验到了在日常生活中没有的东西,比如做英雄的快感、团队合 作的乐趣,那玩玩游戏有何尝不可呢?”

既然我们生活中的判断常常是不够客观的,那又有哪些非理性因素影响了我们的判断呢?
我想主要有以下几点:
1、陈旧的知识。我们从小受成长环境和教育的影响,会形成许多的观点。然而这些知识中,许多本身就是不正确的,或者随着时间等客观条件的变化,已经不再适用。
2、从众心理,从权威心理。
3、立场,或者说自身的利益考量。人往往容易接受对自己有利的观点。“屁股决定脑袋”,这是再简单不过的真理。
4、先入为主心理。从最初接触到的信息形成对某一事物的判断,未考虑到信息的全面、准确。比如说,两个人吵架,听第一个人讲完,觉得他百分之百对,再听另外一个人一说,竟是完全另外一回事。
5、以偏概全。从个例,尤其是亲身经历推导出具有普遍性的判断,没有考虑到个例是否有足够的代表性。

五、如何做出尽可能正确的判断
当然对于那么八卦消息,我们大可一笑置之。但生活中许多事情,我们完全有必要认真思考,做出自己的判断。因为判断的结果是我们价值观的体现,指引着我们的行为。
然而错误的观点如此容易形成,该如何避免这些错误倾向呢,归纳如下:
不轻易下判断,尤其是不需要立即根据此判断付诸行动的情况下,不妨对任何的判断抱一个开放的态度。只有对一个观点搜集了充分的信息,经过了缜密的推导后再下结论。同时,也要注意不要走向另一个极端:不可知论。
在下判断的过程中,充分运用逆向思维。对方的观点是什么?有哪些信息是支持对方观点的?不妨想象在一个辩论会中,我们被赋予了自己观点反方的角色,又该如何做出论述?
在做出判断之后,要认识到如下三点:
1、判断很可能是错误的。要勇于纠正错误,这个纠正的过程也是我们心智成熟的过程。
2、判断的正确性往往是局限于一定的条件之下的,应该努力去辨别这些条件。
3、判断的正确性往往是基于概率的,要对普遍性之下的特异性有足够的警惕,并能判断其出现的概率,承担其出现的风险。

六、理性与感性
1、曾几何时我是如此地好为人师,看见身边的人或失恋或困惑或不快,必要想办法帮他脱离苦海。看见有人展示他狭隘的民族主义,必然要用我宽广的国际主义胸 怀去感化他。可现在,这些或许可以被称为“激情”的东西,正一点一点地离我而去。造成这变化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年纪越大,越发现自己能改变的事情越少。每 当我表达欲望在胸中郁积蓬勃欲出的时候,我就用四十五度角仰望一下星空,想说的就少了许多。二是我真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更好。我想帮朝鲜人脱离苦海,告诉他 们自由之思想的快乐吗?不想,因为他们很有可能生活得比我快乐。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。
2、理性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。即使在商业场合,也不尽是都用数据说话,还讲究所谓的商业直觉。
3、生活中,往往谈感情比讲逻辑更能打动人。比如说,被女朋友问到怎么看待文章的出轨?像我这样摆数据、讲逻辑,一本正经地来写论文,肯定没好果子吃。最好的答案是,先义愤填膺地痛骂文章,然后再含情脉脉地瞎扯“我爱你!我只爱你!我下辈子还爱你!”

 

最后总结一下:在这个价值颠倒混乱的时代,我希望自己能够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、开放包容的态度以及敢为人先的勇气。

吴灿 @ 2014.4.6

推荐: [ 哈佛開放式課程 ] 正義:一場思辨之旅